关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文化
智能教育革命,中国绝不缺席
发布时间:2019-07-02

在车水马龙的长安街上,明年即将年满120周岁的北京饭店默默地观望着这个国家从满清到新中国的沧桑巨变。如果它有记忆,一定会叹息自己1900年诞生之际的兵荒马乱,晦暗不明。彼时,闭关锁国,错失了两次科技革命机遇的清政府再次验证了“落后就要挨打”的历史铁律,在“八国联军”的铁蹄蹂躏下无助呻吟。

  5月16~18日,这座亲历了新中国开国第一宴、奥运会等重大事件的法式风格建筑迎来了中国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合作主办的国际人工智能与教育大会,这也是近期规格最高的“人工智能+教育”的国际盛会之一,来自全球100多个国家、10余个国际组织的约500位代表汇聚一堂。国家主席习近平为大会致贺信,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北京市市长陈吉宁到会致辞,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副部长钟登华、孙尧、田学军先后发言。

  事实上,作为与生命科学,量子技术并列甚至更为重要的的第四次科技革命的关键推手,人工智能浪潮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席卷中华大地,获得从政府到民间的一致认同。

  站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这个历史关口,再次回望近三年来,中国人工智能相关的顶层设计和政策轮廓日渐清晰,对教育领域影响日益深远,依然让人激动不已。

一只“狗”改变了国人的人工智能观

  人工智能并非什么新鲜提法,早在1956年第二代晶体管计算机诞生时,Artificial Intelligence(缩写为AI)就在达特茅斯会议上被学者们提了出来,多年来中国学界与产业界也不乏相关的研究和关注,然而由于数据、算力、算法等基础软硬件的限制,AI发展两起两落,甚至一度被认为仅仅是个概念,直到60 年后,那只被中国翻译为“阿尔法狗”(AlphaGo)的人工智能机器人横空出世,几乎澄清了所有的质疑,也让各国对这个泛着科技光泽却近乎科幻的专有名词有了全新的认识。

  2016年3月,由谷歌(Google)旗下DeepMind公司开发的人工智能机器人阿尔法狗挑战围棋世界冠军、职业九段棋手李世石,最终以4 比1 的总比分大胜,这也是首个击败人类围棋职业选手的人工智能。14个月后在中国乌镇围棋峰会上,经过左右互搏,自我对弈数百万局的进化版阿尔法狗(AlphaGo Master)以3:0的总比分又轻松击败了排名世界第一的世界围棋冠军柯洁。

  比起1997年IBM深蓝在国际象棋上战胜人类棋王这一事件,中国围棋的复杂性、变化和难度远超国际象棋,从某种意义上说,棋类领域也只有围棋这个“瓷器活”才能真正考验人工智能的“金刚钻”。在此次人类职业棋手完败后,体味了顶级弱人工智能“降维打击”的人们所感受到的震撼是空前的,也一举颠覆了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主要国家的“人工智能观”。

相关政策进入密集爆发期

  就在身披深度学习“战甲”的阿尔法狗在围棋领域高歌猛进,所向披靡之时,中国在人工智能层面的布局正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并清晰地划出一条愈加浓墨重彩的上扬曲线。

  2016年得益于互联网+ 以及大数据概念的持续强化,国务院在3 月发布《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草案)》,将人工智能列入“十三五”规划,要求重点突破新兴领域的人工智能技术。

  2017年对于中国的人工智能而言,无疑是承上启下的关键一年,人工智能也成为国家战略和产业共识。这年3月,人工智能首次被写入国务院的《政府工作报告》。4个月后,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提出了同步—突破—领先的“三步走”战略目标,预计到2030年中国抢占人工智能全球制高点,人工智能核心产业规模超过1万亿元,带动相关产业规模超过10万亿元。也就是在这一年,无论是百度的All in AI, 腾讯的Make AI Everywhere, 亦或是阿里巴巴成立的达摩院,中国最大的三家互联网公司BAT全面AI化, 对于人工智能产业来说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

  2018年风云突变却坚定了我国大力发展人工智能的决心。这年4月,中兴通讯遭到美国“封杀”事件举国哗然,并再次为我们敲响警钟:关键核心技术受制于人,很容易演变成危及企业、行业生存甚至国家安全的“卡脖子”事件,而对于已经进入世界发展第一序列的中国来说,人工智能恰恰是我们必须掌握的关键核心技术。

  这一年,人工智能再一次进入《政府工作报告》。比起2017年工作报告中提到的“加快培育新材料、人工智能、集成电路、生物制药、第五代移动通信等新兴产业”,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到,加强新一代人工智能研发应用;在医疗、养老、教育、文化、体育等多领域推进“互联网+”;发展智能产业,拓展智能生活。从“加快”到“加强”,一字之差,体现出了中央发展人工智能的决心和力度。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10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人工智能发展现状和趋势举行第九次集体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学习时强调,人工智能是引领这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战略性技术,具有溢出带动性很强的“头雁”效应。加快发展新一代人工智能是事关我国能否抓住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机遇的战略问题。要深刻认识加快发展新一代人工智能的重大意义,加强领导,做好规划,明确任务,夯实基础,促进其同经济社会发展深度融合,推动我国新一代人工智能健康发展。

  由此也能看出,在国家顶层设计方面,人工智能已经被视为能够渗透至各行各业的基础技术,成为颠覆并助力传统行业实现跨越式升级,改造和提升行业效率的关键引擎。

  然而,人工智能与教育的关系却远非像其他领域仅仅是单向赋能这么简单,陈宝生部长在此次国际人工智能与教育大会的报告中提出,未来智能教育发展将走向普及、融合、变革、创新之路。事实上,如果没有教育的反向输出,人工智能在中国各领域的普及、融合以及人才培养就不可能实现,更谈不上自主的变革、创新了。

  因此想要在中国发展人工智能,教育必然先行并优先改变!两者在未来必然是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中国教育的人工智能之路

  在2018年10月31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中,习总书记在提到加强人工智能在民生领域的深度应用时,将教育放到了第一位,这与十九大报告把教育放到各项民生工作首位的精神可谓一脉相承。

  人工智能无疑给中国教育带来了新一轮的希望、机遇、躁动和变化,并全面而持续地影响着高教、基教领域。

  2017年,在《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中特别提出加快人工智能高端人才培养,建设人工智能学科,发展智能教育。从此,智能教育就成了AI+教育的代名词。

  2018年,教育部发布了《高等学校人工智能创新行动计划》,从高等教育领域推动落实人工智能发展。2019年,《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提出加快推进信息化时代的教育变革,建设智能化校园,统筹建设一体化智能化教学、管理与服务平台,利用现代技术加快推动人才培养模式改革。

  政府推动和政策导向的力量是巨大的,据教育部副部长钟登华在2018年由教育部科技司组织的“智能教育战略研究研讨会”上介绍,2018年教育部认定了612个新工科建设项目,其中人工智能相关项目就有57个,并重点支持建设和认定了多个人工智能领域的前沿科学中心以及多个与人工智能相关的省部共建协同创新中心。同时,高校开展人工智能创新的积极性被充分调动起来,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高校建设人工智能学院31所,建设人工智能研究院24所,在学科设置上,约有50所高校把人工智能领域人才培养纳入“双一流”建设方案并自主设置了相关二级学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还提出“逐步开展全民智能教育,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建设人工智能学科,培养复合型人才,形成我国人工智能人才高地。”

  2018年1月,教育部公布《普通高中课程方案和语文等学科课程标准(2017年版)》,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处理正式被纳入《普通高中信息技术课程标准》新课标。按照要求,今年9月秋季学期,北京等已经开始高考综合改革试点的省市就将率先实施新课程、使用新教材,人工智能课程也在其中。

  在政策的指引和鼓励下,各省教育部门加紧在《信息技术》课本中增加人工智能的内容。在山东省初级中学《信息技术》课本的最近一次改版中,Python、人工智能、手机编程等都进入了新教材,编程占据三个单元。同时,由各高校、企业等自主研发的人工智能教材也开始陆续出现,2018 年4 月,我国第一本面向中学生的人工智能教材《人工智能基础(高中版)》发布。随后,《人工智能(初中版)》于7 月面世。还有不少中学依托大学、研究所资源建设了智能科学实验室或者人工智能机器人实验室。

  而在幼教领域,由于中小学课程改革的前置效应以及因此而产生的刚需迅速在市场上蔓延,从2016 年开始,少儿编程成了资本市场的狂欢和巨大风口,仅在2018 年少儿编程领域就获得50 余笔融资,未来5 年,更被业内人士预测这将是一个可达300 亿元规模的市场……对此有专家认为,新生事物需要成长的时间和空间,在有关部门的有效监管下,如果能够在产业领域内出现规范合理,成长性较好的培训企业,其实是有利于人工智能教育的开展的。

你看,教育的脸悄悄在改变

  人工智能到底能对教育产生多大的改变,以它的“前辈”互联网作为前车之鉴以及“一块屏幕能否改变命运”的举国争论,这将会是一个很有趣甚至是“结果导向”的重大课题。因为迄今为止,科技几乎改变了一切,我们活得更好了,寿命更长了,走得更远了,手机从最早的传呼机、大哥大自我进化好几轮了,通讯也从1G 马上要到5G 时代了,但延续了几百年的标准化教学、标准化课堂、标准化考试等大工业生产时代遗留下来的教育方式和内核基本上没有什么颠覆性的改变。

  当然,教育往往是一个水滴石穿的过程,桃李不言,但在沉默中的每一次转向都会彻底改变受教育者的命运,因此,在人工智能+ 教育的时代洗礼中,我们必须要有所思考和准备。

  陈宝生部长认为,人工智能是实现教育生态重构的有效手段,相关技术在教育中的深度广泛应用,将彻底改变教育的时空场景和供给水平,将实现信息共享、数据融通、业务协同、智能服务,推动教育整体运作流程改变,使规模化前提下的个性化和多元化教育成为可能,进而构建出一种新的灵活、开放、终身的个性化教育生态体系。

人工智能使规模化前提下的个性化和多元化教育成为可能

  事实上,教育的面庞已经在人工智能的洗礼下改变着容颜。

  在此次国际人工智能与教育大会上,教育部副部长钟登华用五个典型案例来展示这种“润物细无声”的变化:无论是人大附中构建的“人工智能+X”中学人工智能课程体系,还是杭州学军小学引入智能化校园管理平台,亦或是华中师范大学可用于多维度学生综合素质评测的智慧教室,都充分说明未来已来,虽然尚未完全绽放,却已初露峥嵘。面对新的科技革命浪潮,瑟瑟发抖的恐惧亦或是叶公好龙的狂热都不可取,唯有积极面对,做好准备方是上策。而对于我们这个已经走上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道路的东方古老国度而言,必须清醒的认识到,人工智能是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要驱动力量,加快发展新一代人工智能是我们赢得全球科技竞争主动权的重要战略抓手,是推动我国科技跨越发展、产业优化升级、生产力整体跃升的重要战略资源,更是实现民族复兴的重要推动力。

  草木蔓发, 春山可望,新一轮的人工智能以及AI+教育革命,中国绝不缺席!

相关阅读